現階段省城未來十分火熱的地段房價大約在五千塊左右,而十年后都均漲到兩萬多多一平米,,而隨著“33929工程”的即將完工、地鐵興建、東西向快速道選址確定等交通利好的出現,省城未來均價還會繼續上漲。

至于黃金,所有經歷過13、14年的人都知道,那時候黃金漲到怎樣一種瘋狂的地步,而這時候,黃金價格在八十到一百五之間上下波動,具體還要去問過才知道。

第三種,學習巴菲特買股票做長期投資。

對于股票,黃蓁蓁雖然跟著魏東青一起炒過,但基本上是他讓她買那支股票,她就買哪支,自己本身并不了解。但經常和他們在一起聊天,聽他們那一群人談論股票時,她曾聽他們說過,十多年來,一直只漲不跌即使是熊市一年也能翻倍的幾只股票。

她印象比較深的,零04上市到14年漲了一百倍的騰訊,她記得魏東青說過,騰訊剛在香港上市時,每股只有三塊多港元,到后面長到三百多塊錢一股。

而茅臺、蘇寧電器、長江電力、鞍鋼股份等也都是可以長期持有的股票。

其中貴州茅臺數次漲跌,創造出十年漲了三十多倍的股市神話,更是令黃蓁蓁印象深刻。

其實買房是個很好的選擇,就以省城房價來算,五千塊錢一平米,未來十多年能長到兩萬多,幾乎翻了四倍多。

而黃金的價格,到13年時,同樣是翻了四倍多。

但14年金價下跌,房產這一塊國家調控的一系列政策出來,未來是否會下跌她并不清楚,不過房子屬于固定資產,不會受到泡沫經濟通貨膨脹的影響。

她又去鎮上的老鳳祥黃金店去問了黃金價格,現在目前維持在一百零九每克,與未來黃金價格最高波段四百四十多一克,大約上漲四倍。

之后幾天她去市里的一些樓盤中,問了關于未成年人買房的問題。

未成年人可以買房,但監護人必須到場。

問題是,她該如何向父母解釋這錢的由來?

黃蓁蓁最后想了想,還決定將這筆錢拿來買這幾支股票,長期持有。

未成年人同樣不可以炒股,對此黃蓁蓁并不在意,她用黃媽媽的身份證,給自己畫了個妝,穿上之前在澳門買的十公分高跟鞋,去本市最大的證券公司開戶,滬深兩市開戶費總共90元,還送了一大箱子可樂。

她原本就長得像黃媽媽,再經過化妝,基本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為此她還特意穿上了同樣在澳門買的超厚胸衣,看著就更像成年人了。

除此之外,她還去電腦市場買了一臺筆記本電腦。

這時候電腦最好的配置,硬盤也只有80g,內存256,顯卡是fx5200,實在是差到不行,還要近一萬塊錢。

但是沒辦法,現在市場就這樣,只能湊合用著。

她買電腦也不是為了別的,只是為了炒股。

這筆錢反正是賭球來的,基本上算是意外之財,即使投在里面都沒了,她或許會心疼一下,但不會有太大的感覺,因為錢不拿在手中,你是感覺不到那種震撼感的,此時對于她來說,它們只是一對數據。

當這一切全部準備好,暑假終于過去,初三到來。

第88章

黃蓁蓁從銀行將澳門幣全部兌換成人民幣,投入到要買的幾支股票里,之后就不再管他們。之后下載了一些常用軟件。

網上的幾大人文社區都已經建立,目前網絡水軍還沒有形成規模,論壇尚不像幾年后那樣刀霜雪劍。

網絡聊天器分為兩種,一種是企鵝,一種是uc,現在聊uc的人特別多,她去注冊了企鵝賬號,居然是七位數。

前世黃爸爸怕影響她學習,上網上的晚,家里第一臺電腦是在一年后哥哥上大學的時候給哥哥買的,她的第一部手機,第一臺電腦也都是在高中畢業那年買的。

她看向手中手機,里面目前只有四個號碼,家里的、老爸老媽的、黃敏行的。

在從澳門飛回省城的飛機上,他就將手機還給她,她直接把手機塞回他手里,“送給你的,你就用好了。”不然回去她還得解釋錢從哪里來的。

手機品牌是某基亞,質量杠杠的,可以當磚頭來砸山核桃吃。

開學前一周,她將所有暑假作業、試卷、作文全部做完。

八月27、28號兩天報名。

27號一早,馬萍就打電話過來,問她什么時候去報名。

“今天過去,你呢?”

“那我也今天過去!你作業寫完了沒?數學有好幾道題我沒寫,你到學校先別去交作業,給我抄一下!”

“沒問題!”

黃媽媽在一旁吃早餐,聽到她的電話問她:“今天要報名了?”

“嗯,一會兒我自己去報名,你們忙你們的好了,我自己可以的!”

黃爸爸看看外面火辣辣的太陽,“我送你們去吧,這里不好打車,馬路上溫度怕得有四十度。”

黃媽媽將筷子放下,上樓去拿了錢包:“報名費多少錢?”

黃蓁蓁:“三……三百八十五。”

身上有錢,完全把報名費還需要向黃媽媽要這件事給忘了。⊙△⊙

黃媽媽塞給她五百塊錢:“報完名去書店買點參考書,問問敏行買什么,你就跟著買,夠不夠?”

黃蓁蓁連忙點頭:“夠了夠了!”

黃爸爸在一旁道:“你就多給一點啊,她那么多同學,就是出去吃飯逛街也得花錢,她又不亂花錢,好不容易去趟澳門,自己沒買什么東西,反倒給我們都買了。”黃爸爸一臉‘我女兒就是孝順’的驕傲,搶過黃媽媽錢包,又塞了兩百給她:“想吃什么自己買,冰箱里棒冰沒有了吧?再批兩箱回來!”

“買了都沒人吃,還買!”黃媽媽白了黃爸爸一眼,“冰箱里還有一箱棒冰呢,你女兒不吃,那東西冷的掉牙,我也不喜歡吃,你全部吃光!”

“那就買些山核桃、果凍、話梅,香榧。”黃爸爸一點不在意地笑,“山核桃吃了補腦,你現在最是用腦的時候,多吃點山核桃,就買那核桃仁,省的剝了!”

“你呀,一天到晚就讓蓁蓁吃零食,零食這東西吃了一點營養都沒有,還不如多買點水果。”黃媽媽看向黃蓁蓁說:“別買香榧,那東西貴死人,就買核桃仁,那種大核桃仁。”

想了想,黃媽媽又說:“小核桃仁你要自己想吃,就買一點。果凍也別買,吃了長胖。”

“胖什么胖?蓁蓁哪里胖?別聽你媽的,想吃什么自己買!”

見這對夫妻又杠上了,黃蓁蓁哭笑不得。

黃爸爸又對黃媽媽說:“把今年產的珍珠帶幾串,就那種長串的,用盒子包好了,給他們老師。”

長串珍珠不論是夏季戴在脖子上,還是冬季做毛衣掛鏈都十分合適。

黃媽媽不贊同道:“人家都不送,就你送。”

“自己家產的東西,又不是特地去買的。”黃爸爸也沒有選特別貴的,只是因為很長,一串大約都在四五百塊錢的樣子。

黃蓁蓁有些不好意思,推拒道:“爸,要不還是算了,豬場現在不是建了大半了嗎?你忙你的,我自己去報名就行了。”

黃爸爸語重心長道:“你整個學期都在秦老師家吃飯,秦老師三天兩頭的給你們加餐,一頓飯才收你們兩塊錢,上半年為了你市三好學生的事,秦老師忙前忙后,我們都沒請他吃過一頓飯,老爸就是去感謝一下也是應該的,再說又不是什么值錢東西,就一份心意。”

黃蓁蓁知道黃爸爸說的有道理,可還是十分不好意思。

到了學校,馬萍已經在等她,她就連忙拽著黃敏行下車,對黃爸爸揮手:“爸,我和敏行先去報名了,你去忙吧~”

她不知道她走后,黃爸爸去找了師娘,只當逃過這一劫,心下松了口氣。

黃爸爸要比她會做事的多,東西是私底下送給師娘,沒有說讓秦老師多關照什么,黃蓁蓁成績好,就是沒這串珍珠,秦老師依然會關照她,只說這段時間家里兩個孩子在秦老師家吃飯,勞煩師娘做飯云云。

其他幾個任課老師黃爸爸私下每個人都送了一串,任課老師基本都是男教師,這東西卻是讓他們帶回去給師娘們戴。

馬萍看到她就迫不及待地說:“作業呢作業呢,快給我!”

黃蓁蓁將暑假作業給她,打開她的暑假作業一看,后面大片空白,頓時驚了!

“你暑假都干嘛啦?怎么這么多空白沒寫?”

她暑假就夠廢了,七月份研究賭球,八月份弄股票的事,但老師布置的作業還是完完整整的寫了。

馬萍雙眼放光一副花癡狀捧著臉:“哎呀!我暑假都在看流星花園,作業來不及寫了!”她激動的小臉通紅,“流星花園你看了沒?道明寺太帥了,還有花澤類!都這么帥怎么辦?蓁蓁你是更喜歡道明寺還是花澤類?”

黃蓁蓁:……她怎么把這個大殺器給忘了。

想當年,她也被迷的神魂顛倒來著。

“都很帥。”她說出她當年的感覺:“都喜歡。”

“我還買了他們的好多畫報,回頭送你一張!”馬萍慷慨地說:“對啦,我剛剛在街上看到好多衣服上都他們的畫像,一會兒我們也去買吧!”

黃蓁蓁驚嘆:“天這么熱?你要去逛街?”

馬萍激動的尾巴都開始搖了,“嗯嗯嗯,去嘛去嘛~!”

“你還是先把暑假作業做完吧,我一會兒就要去班主任那里報名了。”

馬萍不客氣地將她的物理作業和筆放到黃蓁蓁面前:“幫我一起抄!”

“你早給我啊!”她拿過馬萍的作業,轉頭看黃敏行:“敏行,你是班長,班主任估計找你還有事,你要不先去吧,我等會兒和馬萍一起。”

黃敏行沒有勉強,點頭先去報名。

兩個人奮筆疾書了半個多小時,才將她沒有寫完的大題目全部抄完。

等馬萍翻到黃蓁蓁寫的字之后,整個人都像被雷劈中一樣尖叫一聲:“蓁蓁!你的字和我的字不一樣!”

馬萍字一筆一劃青澀稚嫩,黃蓁蓁字剛硬灑脫潦草老道,一看就不是同一個人寫的。

“好啦,我給你抄的物理作業,老師們不會全部看完的,只會大致的翻一下。”

馬萍這才苦著臉忐忑不安地和她一起去辦公室里。

辦公室里人特別多,二五班和二六班兩個班主任在同一個辦公室辦公,兩個班的學生都混在一塊兒了,辦公室里沒有安裝空調,只有兩個大吊扇在上面呼呼扇著風,秦老師被團團圍在中間,熱得他不停地用毛巾擦額頭上的汗珠,對黃敏行說:

“你找幾個人,去領書的地方,把我們班的書都搬到教室去,通知大家二十九號過來打掃教室,全都要來,你來記考勤,新教室在哪兒你知道嗎?就是原來的位置,從二層搬到一層,一號上課,晚上上兩節晚自習,你一會兒去通知一下。”又指著已經來的同學,“你們一起去。”

抬頭正好看到黃蓁蓁、馬萍,“黃蓁蓁,一會兒你去幫黃敏行點書,領一個記上名字,別漏了。”

兩個人將暑假作業交給班主任,馬萍緊張的呼吸都屏住了,此時她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說《流星花園》時的春心蕩漾。

可能是他們倆平時表現不錯,秦老師只大致翻了下就將他們的暑假作業放到了一邊。

馬萍長出了一口氣,還用手輕輕地拍了拍胸脯。

看到她這樣的表現,黃蓁蓁簡直要笑死。

報完名,兩個人到新班級去。

新班級可能因為在一樓的緣故,講臺和講臺下面的踏板都是新的,班里已經放置了不少書,看她們兩個來,吭哧吭哧搬了一沓教科書,汗流浹背地將書放在桌子上:“你們倆來了正好,快來幫我們搬書!”

這樣的臟活累活黃蓁蓁也不愿意干,連忙說:“班主任讓我點書呢。”

秦老師說的話他們都聽見了,這個時候他們還沒什么憐香惜玉的心思,對馬萍說:“馬萍,走,跟我們一起去搬書!”

馬萍哀嚎一聲,嘟著嘴一起沖進了太陽下面。

黃敏行在辦公室那一頭計數,黃蓁蓁這一頭計數,每一沓書搬來她都要仔細數清,這些書基本上是二十本一捆,倒是好數的很,幾個同學一起,半個小時就搬完了,很快地面放置著許多教科書。

黃蓁蓁書包里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她掏出來一看,是黃敏行發的短信:“你在黑板上通知一下,叫大家二十九號來學校打掃衛生。”

他們辦的卡每個月送兩百條短信,黃敏行很喜歡發短信,之前在澳門的時候就總給她發短信。

黃蓁蓁微信用習慣了,即使沒有微信的時候,也不喜歡發短信,有事直接打電話,更重要的是,智能手機用習慣了,突然用回這樣的老爺機,她十分不習慣。

她看完短信直接回了個:好。

黃敏行看到手機鈴響,哪怕只有一個字,還是讓他唇角不自覺地揚了起來。

黃蓁蓁回完短信,正要將手機塞回書包,就聽馬萍驚喜地撲過來:“哇塞!蓁蓁,你買手機啦!什么時候買的?給我看看!”她將手中書本往桌上一放,就連蹦帶跳地搶走她手中的手機,“真的是手機!你爸媽對你太好了,居然給你買手機!”

第89章

黃蓁蓁沒好意思說,這是自己買的,家人還不知道她有手機的事,只微笑不語。

后面拎書的同學看到馬萍手上的手機,眼睛放光地走進來,吃驚地說:“馬萍,你居然了買手機了?給我看看!”

馬萍也不說不是她的,傲嬌地說:“就不給你看!”她眼珠一轉,“除非……你幫我把后面的書給搬了!”

男生似乎對這些電子產品的誘惑格外大,十分干脆地說:“行!手機借我玩一天!”

“呸!你想的美!”

男生摸摸鼻子:“那給我看下總可以吧?”

馬萍忐忑地看了黃蓁蓁一眼,黃蓁蓁正在黑板上寫通知,聽到他們說話正好回頭,接收到馬萍的目光笑著點了點頭。

馬萍將手機遞給男生:“給你看吧,你小心點,可別摔了!”

現在一部手機最少也一千多呢,他們一年的壓歲錢也才幾百塊。

男生笑道:“放心,摔了賠你!”

馬萍嘻嘻一笑,戀戀不舍地將手機給男生,男生立即接過來翻開看。

后面進來的同學看到都羨慕不已地圍過來。

他們都以為手機是馬萍的,馬萍不說,黃蓁蓁也不說。

八月二十九號,全班大掃除。

馬萍特意帶了兩塊抹布過來,特別夠意思地分給黃蓁蓁一塊:“我就知道你沒帶,我特意給你帶的!”

“寶貝兒,太謝謝了,嗯嘛!”(づ ̄3 ̄)づ╭~

馬萍羞紅著臉,驕傲挺胸:“我對你好吧!”

“放學請你吃炸雞腿!”

王瓊也過來開玩笑道:“哼!只請她不請我!”

“兩個人都請!”

桌子上都是灰,大家擦桌子擦窗戶掃地,忙的熱火朝天。

大掃除對于黃蓁蓁來說也是一件非常難以忍受的事,主要是班上人太多,班級特別大,這個年齡段的男孩子還不是特別講究,只圖一個快字,掃起地來,整個班級都彌漫著一層塵霾。

黃蓁蓁連忙捂著鼻子跑出來,對勞動委員說:“你安排兩個人灑個水呀,嗆死了。”

掃地的同學聽到連忙叫道:“別灑別灑,灑了水地上黏嗒嗒的,不好掃!”

“不灑水塵霾太重了!”

尤其還是夏天,容易出汗,灰塵落在身上,臟的不行。

幾個掃地的少年特別有才,等地掃完了之后,他們才灑水,水灑好,水壺一扔,幾個人連忙跑出去,估計是急著去打游戲的。

里面塵霧實在太大,黃蓁蓁只好站在外面擦窗戶。

班級門上面的窗戶,和上面的窗戶大家擦不到,王瓊膽子特別大,直接爬上窗戶,踮著腳將上面擦的干干凈凈。

等黃蓁蓁進班級的時候,班里塵霾已經少了很多,桌面鋪著一層灰。

她的桌子倒是被擦的干干凈凈的,馬萍拍了一把她的桌子:“還不快來謝謝我!”

黃蓁蓁連忙飛了個吻過去:“謝謝甜心。”

馬萍啐道:“誰是你的甜心呀,肉麻死了!”

帮别人投注快乐十分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