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份貨品,它的純度也是最好的。"布寧低聲說女士們先生們,請準備好你們的籌碼。H 隔看桌子,葉卡捷琳娜和奧金涅玆四目相對,周圍的氣溫似乎都因這危險的凝視而下降。

〃我們沒有人會讓步的,對么,奧金涅玆? 〃葉卡捷琳!®緩緩地說。

"生存或者死亡,這是一個問題。"奧金涅茲用《哈姆雷特》中的臺詞回答。

"已經不是花多少錢的問題了葉卡捷琳娜輕聲說,"四億美元,加20年。"

這是她前一次最后的報價,但被路明非以五億美元和30枚小金市力壓,此刻她毫不猶豫地把價格直推峰頂。

〃五億美元,加20年。"奧金涅茲緩緩地說。

所有人都驚訝地瞪大了眼睛,每個人都認為奧金涅玆的現金已經耗盡,之前他跟葉卡捷琳娜一樣,以為幕后老板服務的時間加價,然而他居然還能在現金上加價。

這種加價對他來說應該也是痛苦的d也的眼角抽搐、神情兇狠J象是要把葉卡捷琳娜生吞活剝。

葉卡捷琳娜震驚之后立刻恢復過來,"四億美元,加30年!"

把服役期折算后,奧金涅茲的實際出價是12億3000萬美元,而葉卡捷琳娜報出的則是13億美元的恐怖天價。

奧金涅茲還在猶豫,布寧舉手打斷了這場競賽,"很遺憾,我親爰的葉卡捷琳娜,你的報價我不能接受。分析你家族的現狀,賣家最多能接受的是2S年服役期,他甚至無法確定你的家族還能存續25年。 葉卡捷琳娜的臉色驟然間慘白,而奧金涅茲驚訝之后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所有人都記起了布寧之前說的話,他們的時間并非無限,能透支的額度早已被鎖死。

"我想跟賣家直接通話,"葉卡捷琳娜說,"關于我的家族,還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

這個冷艷倔強的女人,以低微而顫抖的語氣說出這句話,隱隱透看求懇,像是匍匐在君王面前的少女。

"我很抱歉,親爰的葉卡捷琳娜,賣家從不跟我之外的人通話。"布寧輕輕地嘆了口氣,"我很想為你做些什么,但如你知道的那樣,我的錢也都已經滾進了賣家的賬戶。"

這句話仿佛喪鐘敲響,連路明非這種旁觀者的心里都生出_股悲涼來。孩子還沉睡在某個低溫的箱子里等她,母親卻已經耗盡了現在乃至未來的所有籌碼。

葉卡捷琳51#扶桌子,_巍巍地站了起來,忽然間她又從怯生生的少女變成了風燭殘年的老婦,但仍?雖撐看自己的尊嚴。

她似乎是要離開這間會議室了,每個人都目送她,路明非甚至猶豫著要不要起身送送她。他心里忽然多了一絲罪孽感J也完成了克里斯廷娜和布寧的囑托.就從某個不認識的人的手里拿走了生的機會。 葉卡捷琳娜在□邊轉過身來,怔怔地看看布寧。布寧正要說什么,葉卡捷琳娜打開手提包,從中拔出了精巧的手槍。

所有人都起身想要閃躲,布寧身邊的女孩們閃電般在布寧面前組成人墻,紛紛掏出武器。

"放下槍!"布寧大吼看把擋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推開,想要撲向葉卡捷琳!那。

誰都不能理解布寧此刻的作法,只有路明非采取了完全淚同的行動,但他被四處逃竄的客人們擋住了,而布寧終究是不夠快。

葉卡捷琳娜用那支槍對準自己的胸口,毫不猶豫地開槍,子彈帶看血和心臟的碎片,從背后的傷口中噴濺而出。

布寧抱住后仰的葉卡捷琳娜,扶看她慢慢地躺在地上,鮮血浸透了厚厚的羊毛地毯,血斑越來越大。布寧半跪在□前,抱看葉卡捷琳娜,卻沒有呼叫醫生,誰都知道根本救不回來。

"這間屋子里的每個劊子手葉卡捷琳娜直視布寧的眼睛,嘶啞地說都要踏看我的血走出去。"

路明非這才明臼她何以要走到門口才壯烈地自戕,并非她忽然間被悲債控制了,而是源于某個古老的歐洲儀式。

君主在城□前自刎,攻占城池的侵略者除非重修城門,http://www.bzasby.live否則就必須踩著濺過他血的土地入城。而那時候修建城市的時候會把奴隸甚至武士埋入地基,他們的魂靈會始終守護著城池,沾染了君王鮮血的人都被詛咒,城靈們會悄無聲息 地殺死那些人。葉卡捷琳娜詛咒了這間屋子里的每個人,這是她唯一能表達反抗的方式。

"我向你保證,不會鮒卓這塊地毯。布寧輕聲說,1也們都會從上面踩過,

葉卡捷琳娜原本已經漸漸渙散的眼睛里忽然流露出那么一點點神光,她怔怔地看了布寧一眼再見了,惡鬼的仆人,我知道你是想你的女兒活下去......我原諒你。〃

她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會議室里靜悄悄的,布寧抱看她站了起來f把她交給了一名隨從。

"遺體處理方式跟其他人一樣,但她必須被尊敬地對待。"布寧輕聲說。

隨從抱看葉卡捷琳娜的遺體匆匆而去,布寧垂手站在葉卡捷琳娜的血汩里,血從他的手上緩緩地彳氏落,倒像他才是那個殺死葉卡捷琳娜的兇手。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凝滯在葉卡捷琳娜死前那一刻的動作上,寂靜,除了鉛筆在紙面刮擦的沙沙聲,零仍舊完善看她的漫畫。

葉卡捷琳娜掏出槍的那一刻,只有她不曾移動位置f她是冷的,似乎連血液都沒有溫度。

"五億美元,加2S年。"終于有人開口打破了沉默。

布寧緩緩地轉身看看那個人,是奧金涅玆,他舉看號牌,重申了自己的報價。

"你的意思,是拍賣還沒有結束,是么我親爰的奧金涅茲?"布寧低聲問。

"當然沒有,布寧先生,您的服役期還沒結束,手中還握看植子。〃奧金涅茲加重了語氣,〃五億美元,加25年!"

他說這話的時候卻不是看向布寧,而是看向最后那名拎看箱子的女孩,眼中噴薄看狂熱,那是野獸緩緩地接近受傷倒地的獵物。

路明非忽然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卻不知是葉卡捷琳娜留下的,還是奧金涅茲散發出來的。

"是,你說的沒錯,拍賣會還沒有結束。"布寧大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并不坐下,而是高舉木槌,〃五億美元,加2S年! 一次!兩次!"

奧金涅玆笑了,那是勝利者的笑容,葉卡捷琳娜已經死了,這間屋子里再沒有其他缺時間的人,也沒有人有足夠的籌碼。他支付了高昂的代價,但他終于能活下去了。

"13億美元。"某個人輕描淡寫地說。

這個價格恰恰是剛才葉卡捷琳娜的報價,只不過沒有用服役期來折抵。

奧金涅茲狂怒地看向那個人,那個人甚至懶得舉牌,因為她的手還要用來畫畫。

能以現金出得起這個價格的人,當然是零。

沒人想到羅曼諾夫家族還會出手競爭最后一份貨品,皇女殿下從頭到尾都對拍賣顯得毫無興趣,而她那位半路打動的秘書卻是布寧的代理人。

"13億美元是個超出常理的數字,殿下,你確定么?"布寧沉聲問。

"布寧先生只需要看我卡里的余額夠不夠就好了,如果沒有人繼續競價,就從里面劃走13億美元。〃零淡淡地說。

布寧沉默良久,"剛才插卡的時候我們的系統顯示了異常,您的卡沒有額度限制,理論上您能劃走全世界的錢。"

所有人驚訝地對視。美國運通發行的黑卡名義上沒有上限,但事實上針對每位具體的客戶依然有限制,透支到那個額度的時f吳,銀彳分2理就會打來電話。

13億美元是能夠令一個小國破產的巨資,沒有任何銀行敢讓客戶劃卡就把錢提走,唯一的解釋,是這位客戶在銀行的存款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劃這樣的數字,甚至不需©是前告知銀行。

"如果需要查實的話,我可以先轉13億到您的賬戶作為保證金。"零跟布寧說看話,卻抬起頭,看看奧金涅茲。

路明非心里一動,零很少那么認戛地凝視一個人,皇女殿下懶得跟絕大多數人交換眼神。她認戛地看看誰,最大的可能是審視敵人。

路明知道她為何要跟奧金涅茲為敵,以她的性格,樹敵這種事她也懶得做。

她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冷淡,奧金涅玆卻不由自主地想要回避。

他深吸一口,雙手按看桌面,"皇女殿下,我們都相信羅曼諾夫家族的財力,我們中沒有人會想在拍賣會上挑戰您。對您來說,這場拍賣不過是游戲。我知道您之前出價是看穿了謝苗和米哈伊爾想做場外交易。而我是戛的需要這件 貨,能否賜我少許的恩典,讓它歸我呢?"

這番話說得不可謂不誠懇,甚至透看謙卑,可對零完全沒用,她聳了聳肩,〃出過的價,難道還能收回來么?您想要那件貨物,就添加新的籌碼。"

奧金涅茲看向布寧,布寧搖了搖頭,"我很抱歉,您的透支年限也是2S年,如果加價,您只能拿出更多的現金了。"

奧金涅玆的喪祌也敲晌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像是魂魄出竅。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遠離他,以免這個走投無路的家伙也掏出槍來,奧金涅茲卻舉起手來,〃五億六千萬美元,加2S年。"

他竟然戛的又拿出了六千萬美元,用現金提高了價格。

"很抱歉,奧金涅茲,你卡里的額度不夠了。w布寧說。

"拿這張卡去,卡里還有錢!"奧金涅茲從口袋里摸出一張卡,沿看桌面滑向布寧。

"奧金涅茲先生,您手中的卡看起來是維什尼亞克的。帶看一億美元來購買時間的維什尼亞克,他死了,但他的_億美元怎么會在你的手里?

零幽幽地發問。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帮别人投注快乐十分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