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作品全集》【上海堡壘】

致獻給所有貓一樣的女孩和小野獸

Dedicated to All The Cat-like Bonnes and Little Beasts

當你老了,頭白了,睡思昏沉,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慢慢讀,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

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圣者的靈魂,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

垂下頭來,在紅光閃耀的爐子旁,凄然地輕輕訴說那愛情的消逝,在頭頂的山上它緩緩踱著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間隱藏著臉龐。

——《當你年老時》葉芝

Part I 一

“上海也會下沉么?”

“難說,自己作好準備。”

“準備?”

“囤積點瓶裝水和面包。”

將軍這么說的時候,正站在落地窗前眺望。遠處的天空陰霾,灰黑色的云在天空上滾動,如同平鋪著涌來的潮水。目測起來云層的高度甚至不到兩公里,但世界上并沒有距離地面那么近的卷積云。云層的移動速度很快,它接近我們上空的時候,周圍迅速地暗下去,外面南京西路上的路燈跳閃了幾下后紛紛地亮了起來。云層蓋過了我們的頭頂,而詭異的是它像是遭遇了什么障礙,一分為二又迅速地匯合,整片云就這么洶涌著掠過了我們的上空,只在天心正中央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空洞,陽光像圣光那樣從空洞里灑落。

我低頭看了一眼將軍桌上的顯示器,上面是模型計算的結果,云層高度1500米左右,它遭遇了峰值高度1700米的泡防御界面,這層界面覆蓋整個上海,像是一口倒扣的鍋。

“是新德里被光流轟炸后的塵埃,被風吹到這里,用了72個小時。這陣塵埃云過去后,還會有因為微小顆粒凝聚水汽形成的雨云,兩天之后天才會晴朗起來。這些塵埃向東進入海面上空,和濕潤氣流碰撞會形成灰雨,那里的魚要遭殃了。”將軍說得很學術,像是我《大氣科學原理》那門課上的老頭子。

隨后又是沉默,空氣里充滿了老式輪機般的咔咔響聲。這座大廈的中央空調不太好用了,不但響,冷風里還一陣陣地帶著濕氣,讓人很不舒服。

“要把一座城市沉到地底下去,就靠瓶裝水和面包能頂住?”我不喜歡死沉死沉的氣氛,想接上原先那個話題。

“就算采取陸沉方案,也會有配套的救援措施,1800萬人,沒那么容易死的。報告給我,你可以滾蛋了。”將軍沖我行了一個很不正規的軍禮。

我知道這個老頭子現在心情不好,沒有必要去捋他的虎須。于是我把套著檔案袋的文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檔案袋上寫著《新德里泡防御破裂技術分析報告》,封口上印著“絕密”的紅章。

我退出辦公室,帶上門的瞬間聽見了《SuperStar》的前奏響起,那個少女組合的歌聲從將軍的口袋里傳來。我這個人就是太八卦,很沒眼色地回頭,看見將軍推開他那只三星的滑蓋手機,不帶半點表情,翻了翻眼睛看我。

其實我也趕時間,出了門,我撒腿就跑。

整座辦公大樓里盡是軍裝筆挺的軍官們出入,他們的肩章顯示著從上尉到大校的各種軍銜。而現在我最惹眼,巨大的環形辦公室里,所有人都以奇怪的目光看著這個一身預備役中尉軍服的小子,估計他們是不理解為什么我這樣的人會出現在泡防御指揮部的大廳里,而且還跑得那么囂張放肆。

沖出中信泰富廣場,我站在空蕩蕩的南京西路上。我還記得我最初來上海的時候,最喜歡在風和日麗的下午在這條路上溜達,看著衣著時尚的美女們來來去去,短裙高跟,一水兒的長腿。而現在那些路燈光色陰冷,雖然沒有風,可是讓人覺得身上的熱量一瞬間就被蒸發掉了。裹著制式風衣的年輕軍官用手拉緊風衣的立領御寒,筆挺地站在這座大廈的門口,他們目光森嚴,袖口上有憲兵的標記。

對面就是梅龍鎮廣場,一只巨大的米老鼠燈箱在緩慢地旋轉,隱約地還有《新年好》的音樂聲,這提醒我今天是鼠年的元宵節。梅龍鎮廣場還在辦它的新春打折大賣場,應該是市政府宣傳部門安定人心的把戲,不過也實在太拙劣了,誰還有心思在這個時候去逛Burberry和Givenchy?

米老鼠燈箱旋轉,商場門口空無一人。

紐約和倫敦都已經下沉,新德里的泡防御被擊潰,在光流轟擊下片瓦不存,下一個會不會輪到上海,誰也不知道。戰爭開始的時候,紐約的防御工事和準備都是最充分的,他們一度主動出擊消滅了多達三位數的捕食者,泡防御張開到最大的時候紐約儼然一座永不陷落的堡壘。可是轉眼消息傳來,紐約啟動了陸沉計劃,引發了海水倒灌,損失相當慘重。

現在是2009年2月15日,戰爭已經持續了半年。

我旁邊的憲兵上尉對我投來了冷冷的目光。

我覺得脊背有點發涼,剛想掏證件給他看,他沖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閃開。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向天空,陰霾的云層里,一個巨大的東西隱隱約約懸停在里面。它距離我們大約有1800米,這是它的極限,它不可能突破泡防御界面,但是已經極度逼近了。在洶涌卷動的塵埃云里,它也在不停地顫抖,長長的觸須擺動劇烈,令人想起《西游記》里面的妖魔。我小時候總是幻想這些妖魔在云中披發而來,男的穿著滿是朋客鐵釘的皮夾克,女的穿皮靴搭配洛麗塔長裙,迎風嘶吼,吐雷吸云。

它忽然睜開了眼睛!

只是一瞬間,放射狀排列的十二只眼睛同時睜開,隔著近兩公里和我們作了一次短暫的對視。那些眼睛是綠色的,像是貓瞳,沒有眼白,卻是人眼的形狀。我后背發麻,麻勁從尾椎直沖到后腦。而憲兵畢竟不同,他按著腰間的槍柄,逼上了一步,緊緊地盯著那個東西。

有時候我真的不明白這些軍人,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在支撐他們的意志,一把靠化學動力推動金屬彈丸的武器?可是上尉站在我面前,讓我憑空生出安全感。那東西閉上了眼睛,它睜眼的過程像是快門一閃,而后它輕輕揮舞著觸須,隱沒在迅疾流動的塵埃云里了。

那就是捕食者,不過應該是一只偵察型的,它在睜眼的瞬間應該已經捕捉了包括我在內的地面資料,現在要回去傳輸給次級母艦。

“我靠!”我舒了一口氣,“眼睛大了不起啊?就出來嚇人。”

“大概每只有足球場那么大吧。”年輕的憲兵上尉笑笑,“大眼賊。”

他笑的時候臉上的森嚴一掃而空,還帶著點孩子氣,應該跟我年紀差不多。我從口袋里摸出從大豬那里摸來的中南海遞到他面前。

他擺了擺手:“站崗。”“上海也會下沉么?”

“難說,自己作好準備。”

“準備?”

“囤積點瓶裝水和面包。”

將軍這么說的時候,正站在落地窗前眺望。遠處的天空陰霾,灰黑色的云在天空上滾動,如同平鋪著涌來的潮水。目測起來云層的高度甚至不到兩公里,但世界上并沒有距離地面那么近的卷積云。云層的移動速度很快,它接近我們上空的時候,周圍迅速地暗下去,外面南京西路上的路燈跳閃了幾下后紛紛地亮了起來。云層蓋過了我們的頭頂,而詭異的是它像是遭遇了什么障礙,一分為二又迅速地匯合,整片云就這么洶涌著掠過了我們的上空,只在天心正中央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空洞,陽光像圣光那樣從空洞里灑落。

我低頭看了一眼將軍桌上的顯示器,上面是模型計算的結果,云層高度1500米左右,它遭遇了峰值高度1700米的泡防御界面,這層界面覆蓋整個上海,像是一口倒扣的鍋。

“是新德里被光流轟炸后的塵埃,被風吹到這里,用了72個小時。這陣塵埃云過去后,還會有因為微小顆粒凝聚水汽形成的雨云,兩天之后天才會晴朗起來。這些塵埃向東進入海面上空,和濕潤氣流碰撞會形成灰雨,那里的魚要遭殃了。”將軍說得很學術,像是我《大氣科學原理》那門課上的老頭子。

隨后又是沉默,空氣里充滿了老式輪機般的咔咔響聲。這座大廈的中央空調不太好用了,不但響,冷風里還一陣陣地帶著濕氣,讓人很不舒服。

“要把一座城市沉到地底下去,就靠瓶裝水和面包能頂住?”我不喜歡死沉死沉的氣氛,想接上原先那個話題。

“就算采取陸沉方案,也會有配套的救援措施,1800萬人,沒那么容易死的。報告給我,你可以滾蛋了。”將軍沖我行了一個很不正規的軍禮。

我知道這個老頭子現在心情不好,沒有必要去捋他的虎須。于是我把套著檔案袋的文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檔案袋上寫著《新德里泡防御破裂技術分析報告》,封口上印著“絕密”的紅章。

我退出辦公室,帶上門的瞬間聽見了《SuperStar》的前奏響起,那個少女組合的歌聲從將軍的口袋里傳來。我這個人就是太八卦,很沒眼色地回頭,看見將軍推開他那只三星的滑蓋手機,不帶半點表情,翻了翻眼睛看我。

其實我也趕時間,出了門,我撒腿就跑。

整座辦公大樓里盡是軍裝筆挺的軍官們出入,他們的肩章顯示著從上尉到大校的各種軍銜。而現在我最惹眼,巨大的環形辦公室里,所有人都以奇怪的目光看著這個一身預備役中尉軍服的小子,估計他們是不理解為什么我這樣的人會出現在泡防御指揮部的大廳里,而且還跑得那么囂張放肆。

沖出中信泰富廣場,我站在空蕩蕩的南京西路上。我還記得我最初來上海的時候,最喜歡在風和日麗的下午在這條路上溜達,看著衣著時尚的美女們來來去去,短裙高跟,一水兒的長腿。而現在那些路燈光色陰冷,雖然沒有風,可是讓人覺得身上的熱量一瞬間就被蒸發掉了。裹著制式風衣的年輕軍官用手拉緊風衣的立領御寒,筆挺地站在這座大廈的門口,他們目光森嚴,袖口上有憲兵的標記。

對面就是梅龍鎮廣場,一只巨大的米老鼠燈箱在緩慢地旋轉,隱約地還有《新年好》的音樂聲,這提醒我今天是鼠年的元宵節。梅龍鎮廣場還在辦它的新春打折大賣場,應該是市政府宣傳部門安定人心的把戲,不過也實在太拙劣了,誰還有心思在這個時候去逛Burberry和Givenchy?

米老鼠燈箱旋轉,商場門口空無一人。

紐約和倫敦都已經下沉,新德里的泡防御被擊潰,在光流轟擊下片瓦不存,下一個會不會輪到上海,誰也不知道。戰爭開始的時候,紐約的防御工事和準備都是最充分的,他們一度主動出擊消滅了多達三位數的捕食者,泡防御張開到最大的時候紐約儼然一座永不陷落的堡壘。可是轉眼消息傳來,紐約啟動了陸沉計劃,引發了海水倒灌,損失相當慘重。

現在是2009年2月15日,戰爭已經持續了半年。

我旁邊的憲兵上尉對我投來了冷冷的目光。

我覺得脊背有點發涼,剛想掏證件給他看,他沖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閃開。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向天空,陰霾的云層里,一個巨大的東西隱隱約約懸停在里面。它距離我們大約有1800米,這是它的極限,它不可能突破泡防御界面,但是已經極度逼近了。在洶涌卷動的塵埃云里,它也在不停地顫抖,長長的觸須擺動劇烈,令人想起《西游記》里面的妖魔。我小時候總是幻想這些妖魔在云中披發而來,男的穿著滿是朋客鐵釘的皮夾克,女的穿皮靴搭配洛麗塔長裙,迎風嘶吼,吐雷吸云。

它忽然睜開了眼睛!

只是一瞬間,放射狀排列的十二只眼睛同時睜開,隔著近兩公里和我們作了一次短暫的對視。那些眼睛是綠色的,像是貓瞳,沒有眼白,卻是人眼的形狀。我后背發麻,麻勁從尾椎直沖到后腦。而憲兵畢竟不同,他按著腰間的槍柄,逼上了一步,緊緊地盯著那個東西。

有時候我真的不明白這些軍人,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在支撐他們的意志,一把靠化學動力推動金屬彈丸的武器?可是上尉站在我面前,讓我憑空生出安全感。那東西閉上了眼睛,它睜眼的過程像是快門一閃,而后它輕輕揮舞著觸須,隱沒在迅疾流動的塵埃云里了。

那就是捕食者,不過應該是一只偵察型的,它在睜眼的瞬間應該已經捕捉了包括我在內的地面資料,現在要回去傳輸給次級母艦。

“我靠!”我舒了一口氣,“眼睛大了不起啊?就出來嚇人。”

“大概每只有足球場那么大吧。”年輕的憲兵上尉笑笑,“大眼賊。”

他笑的時候臉上的森嚴一掃而空,還帶著點孩子氣,應該跟我年紀差不多。我從口袋里摸出從大豬那里摸來的中南海遞到他面前。

他擺了擺手:“站崗。”

Part I 二

地鐵轟隆隆地作響、搖晃。

現在我叼著一根煙坐在車廂里,空蕩蕩的長椅上,伸長了脖子左左右右地看,隔了很遠才有稀疏的人影。坐得離我最近的應該是一個空間戰略指揮部的女軍官,我只能看見她制服裙子的白色裙擺,裙擺下的小腿線條凌厲,像是雕塑家用大斧在石膏上劈削出來的。一雙獵豹似的小腿,我估計這姑娘負重越野肯定比我強多了。

林瀾也總是穿著這樣的制服。現在她在做什么?

帮别人投注快乐十分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