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上一章:第10章
  •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下一章:第12章

泰紫揚揚手:”沒事啦,你別看這么紅,其實沒什么的,我們一起學拳擊你知道的,就是看起來嚴重嚴重點而已,等會涼水沖沖就好了。”泰紫不甚在意的說。

“對了,我買了蛋糕,很好吃哦,我先嘗過了,你待會兒叫王瀚則他們一起過來吃吧!”泰紫指指陸戌歡拎著的蛋糕,輕松的轉移話題。

陸戌歡將泰紫送到房間之后就下去找工作人員要杯冰水上來。

泰紫是和朱欣怡一個房間,泰紫出去這么長時間,小朱同志還以為去哪玩了,自己也就跑去王瀚則那邊玩去了,陸戌歡執起泰紫的手幫著泰紫冰敷,泰紫看著陸戌歡認真俊秀的臉,房間里一時安靜極了。

第二天一大早,同學們就在餐廳吃過早飯后,整裝待發,一個個雄赳赳氣昂昂的像個戰士,激動興奮言溢于表。

泰紫所在的小A班排在最前面,由周老師帶隊,后面的各個班級也都是由他們的班主任負責。

到達迪斯尼樂園,同學們都像解開鏈子的狗崽子,一個個撒了歡似的瘋開,孩子最討厭的是紀律性的約束,這里不是學校,而是屬于孩子們的天堂。

泰紫他們也不例外,一個個都撇開班主任自己玩自己的,班主任只好說十一點去出口集合,然后四人一組的去玩,不要走散了,大家都響亮的吼道:”遵命,老班!”

這里真的是天堂,尤其大家一起玩的時候,笑聲仿佛會傳染似的,一個傳一個,每個角落里都灑滿了快樂,在這里是沒有疲倦可言的,連面癱如許易航,平靜如陸戌歡,還有只會微笑的吳語桐都笑開了懷,在這里是不存在陰霾的。

泰紫也是笑的見牙不見眼,瘋的跟什么似的,感覺兩輩子都沒這么暢快的瘋過,在這里在這樣的年齡不論你瘋的有多離譜都只是純真快樂的表現。

男孩子一般都喜歡探險樂園,女孩子則更喜歡夢幻樂園,于是眾人都分分開,各自去各自要玩的地方,開始了游樂園個人探險旅程。

本來是四人一組,泰紫和吳語桐朱欣怡,高梓欣一組,后來玩著玩泰紫一回頭,四人就不知怎么變成了泰紫一人,泰紫頓時心頭一慌,一種久違的孤獨恐懼蓋上心頭,泰紫回頭回頭再回頭,不停轉啊轉,就是找不到熟悉的人。

泰紫看著周圍還是一樣的笑臉,不知怎么就是覺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像是怎么融也融不進去似的,自己就像一個局外人,用一個局外人的眼光在看著那些笑臉卻無法感受,泰紫霎時從頭冷到腳,渾身冰涼。

“桐桐……欣欣……”泰紫用勁全身力氣喊著朋友的名字,出口的聲音卻如同蚊子的低吟,泰紫感到無助恐慌,甚至一下子品位到絕望,覺得自己在這里的這么多年是不是都只是一場夢,自己只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而現在所有人都沒了,自己一下子就要醒來,世界瞬間變的陌生,陌生的臉,陌生的語言,陌生的人,泰紫感覺自己被丟棄了,自己被自己一直所追逐的給丟棄了。

泰紫像只被遺棄的小狗,呆呆的看著四周,從天堂進入地獄只在一剎那。

許易航看著皇太子一個人臉色煞白的呆站在那,像個失去了靈魂的娃娃,許易航不知怎么忽然慌亂的像是丟了心似的,猛的跑上去抱住泰紫,抱住她,怕她就這么活生生的消失了。

許易航抓著泰紫的肩膀一陣猛搖,大聲的在泰紫耳邊喊著什么,泰紫眼里的焦距才慢慢的回來。

泰紫呆呆的看著許易航,猛的抱住他撲在他懷里痛哭,一邊哭一邊喊著:”我以為你們都沒了,我以為你們都丟下我了,不要丟下我,不要丟下我,我不要一個人,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泰紫反反復復的念著這一句,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許易航安撫著泰紫,也不停的說:”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不會丟下你一個人……”

今天是泰藍寶寶在老爺子那里集訓的第一天,泰藍寶寶在訓練的時候,忽然一種強烈的悲哀襲上心頭,淚流滿面,那種痛像是心突然間被人狠狠的剜去一塊,泰藍寶寶猛的砸向地面。

嚇了老爺子和程澤陽一跳,趕緊叫來醫生,送去了醫院,可這種突如其來的只存在了十分鐘不到,就恢復如初。

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將泰藍寶寶里里外外都檢查了一遍,程爸爸程媽媽一聽趕緊放下手中工作趕來,泰藍寶寶卻只是一直像個傻子似的呆坐著,兩眼無神,急的程媽媽眼淚直掉,幾個大人都急的連拆醫院的心都有了。

醫院檢查結果很快出來,醫生表示什么事都沒有,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要留院觀察幾天,大人剛松了口氣,卻見泰藍寶寶又哭出了聲,大叫著:”媽媽,妹妹,是妹妹,嗚~`妹妹怎么了……”

第24章

泰紫再沒了游玩的興致,抓著許易航的手,就像逆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拼命的抓住死也不放手,泰紫害怕只要放手,大家就都不見了,泰紫直到此刻才發覺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牽絆有多深,泰紫害怕有身在夢中的感覺,害怕自己只要一不小心,這場華麗而美妙的夢便醒了,幸好……幸好這不是夢。

找到周老師后,泰紫說身體有些不舒服,不想去玩了,泰紫松開一直抓牢的手,許易航條件反射的給抓了回來,泰紫詫異的抬頭看著許易航,仿佛一根木樁由遠而近狠狠撞在了許易航的心臟上,許易航感覺自己的耳邊還回響著被撞擊的回音,許易航傻傻的看著泰紫,愣愣的一動不動。

泰紫眨眨才被淚水洗過的濕漉漉的大眼,此刻泰紫臉上已經沒有了半點剛才的悲傷絕望,笑容明媚純凈,仿佛剛才那只是許易航自己的一場幻覺,可是……緊緊還抓在自己手心的小手,那分明就是真實的,想著泰紫那一刻的表情,還懵懂的許易航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有那種被人有鈍器在心上劃了一刀的疼痛,從背脊一直痛入大腦

許易航此時只想抓著小不點的手不松開,仿佛一松開她的手,她就要幻化成空氣就這樣隨風而去似的。

周驊柱奇怪自己的兩個得意學生怎么不像其它孩子一樣去玩,而是手牽手沉默的走了過來。

許易航雖是面癱卻少有這副陰霾的表情,還帶著后怕和惘然,而被他牽著手的早熟的不可思議的小太子,竟然低垂著眼簾,看不清她半點情緒,周華柱直覺的察覺到兩個孩子可能經歷了什么或者發生了什么。

周驊柱心里猜測著,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自己的這群學生肩上都背負著很多沉重的包袱,太子他不知道,但許易航這孩子有多辛苦他卻是有所了解的。

即使他對泰紫的背景什么的不清楚,但他想想也知道,太子的辛苦絕對不亞于許易航,那樣堅毅深邃的眸子不是一個簡單的孩子所能有的,自己的這群學生當中沒一個是簡單的。

周驊柱拿起照相機對著兩孩子‘劈里啪啦’照著,捕捉他們的每一個表情,他們還都是小孩子,孩子就該有孩子的純真,這樣的表情真是不適合這兩個小鬼頭啊。

果然一聽到相機拍照的聲音,兩人同時抬頭,許易航還是微微皺著眉頭,看來還是從剛才發生的什么事里回過神來,而小太子卻在頃刻間就調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笑容明媚的沒有一絲的陰霾。

周驊柱微微皺眉,這孩子還不到九歲,心思就深到這個程度,既讓人心疼又讓人害怕,究竟是在怎樣的環境下才能將一個本該是天真不懂世間黑暗的孩子,提前懂得了她沒道理經歷的黑暗呢?

自己這群學生中,恐怕沒一個人能比的過她,而更可怕的是,這么小的孩子就已經懂得了中庸之道,不顯山不露水間又不會脫離這個集體的隊伍,是家里大人教的嗎?如果不是,那么這孩子……

周驊柱微皺的眉頭舒展開,好在這孩子的本質十分良善,從不與人為惡,對自己在意的人也看的出來十分珍惜愛護,但對于不相干的人……周驊柱笑了,她還真是可愛聰明的孩子呢,能被她當成朋友的都是非常的幸運的。

泰紫轉過頭看著晌午的陽光,溫暖的有些熱意,真實的感受的陽光的溫度,泰紫輕笑,伸手去接灑在身上的金色。

‘咔嚓’,周華柱快速的捕捉。

泰紫微微回頭,眼睛被陽光渡上一層金黃的光暈,眼睛里只有真實的空白,‘咔嚓’,周驊柱猛按相機。

泰紫看著周老師,微微一笑,兩只眼睛幸福的彎起,那是能看的見幸福,而不是收放自如的笑,‘咔嚓’周華柱趕緊按下快門。

周驊柱看著被相機定格的泰紫,這樣真實的感受到她由內而外的幸福和對生命的感激,那樣虔誠的閉上眼,似是祈禱,似是感恩。

玩了一個上午的孩子們都來到了出口集合,臉上還留著玩樂后的紅暈。

吳語桐一見到泰紫就撲過來抱住泰紫,臉上的表情也放松下來:”泰紫?你怎么在這里?你去哪了?把我們都急死了,怎么一回頭你就不見了?不是讓你跟著我們的嗎?還好你沒事,還好你沒事……”

泰紫也回抱住吳語桐,笑道:”呵呵,桐桐不用擔心啦,你看我不好好的嗎?我只是覺得有點不舒服就先回來了,我一直和班主任在一起,對不起,沒有跟你們打招呼就走開了,讓你們擔心了。”說到后面泰紫有些愧疚,都怪自己,玩著太興奮太高興了,竟然連什么時候和桐桐她們分開了都不知道,害的她們擔心,她們沒玩好吧?

“太子殿下身體不舒服嗎?難道是中暑?啊?這可怎么辦?那太子殿下不是玩不了嗎?”朱欣怡一聽泰紫身體不舒服馬上忘了今天自己也沒怎么玩一直和吳語桐她們在焦急的尋找泰紫。

泰紫看著大家,沒有責怪只有對自己滿滿的關心和擔憂,泰紫抱住吳語桐,頭埋在吳語桐懷里,片刻后抬起頭,燦爛的笑道:”唔……沒事了,我已經從桐桐身上感受到了力量,桐桐好厲害,欣欣也很厲害,看到你們我就什么不舒服都沒了,身體好的像只大狼狗!”泰紫對著大家做個鬼臉。

“還大狼狗呢,我看是哈巴狗吧!”吳寒斌將頭一撇掩過眼里的關心,嘴巴說著嗆死的話,泰紫怒視。

“你沒事就好!”吳語桐牽著泰紫。

“哼,本小姐難得的好心情都被你破壞了。”泰紫看著別扭的高梓欣,笑的陽光燦爛,高梓欣臉紅紅的高昂著美麗的脖子,這樣高傲的高梓欣也別有一番美麗。

另外幾個小隊都是分開玩的,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聽泰紫她們的對話還是能聽出來什么的。

“噯?太子不舒服嗎?現在好些了嗎?”馬徐輝關心的問道。

“恩,沒事了。”泰紫微微點頭,笑著說。

陸戌歡看著泰紫,今天玩的很開心,可在玩的時候一直都在想著這個小不點,一直心神不寧,總覺得要發生什么似的,可現在看看小不點,似乎一點事都沒有,可陸戌歡就是感到了不一樣,也說不出那里不一樣。

“小太子需要我背你回去嗎?”施嘉馨眼睛笑成了月牙狀,關心的看著泰紫。

泰紫搖了搖頭:”不用的,我很好啊,一點事都沒有,我想我是餓了。”

“是啊,玩了一上午,都要餓死我了,啊哦,真是餓啊!”王瀚則抱著肚子大叫,大家都笑了,肚子都餓了呢。

泰藍寶寶睜著淚眼,看著擔心焦急的爸爸媽媽,抹抹眼淚,扯開一個大大的笑:”恩,妹妹沒事了。”

程家一家子都詫異的看著泰藍寶寶,問:”藍藍,你真的沒事了嗎?你怎么知道是寶寶?”

“恩,我沒事,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這里好痛,好痛,我也說不好,就感覺像是要死掉了。很害怕。”泰藍寶寶指著心臟,剛才醫生檢查的結果出來過了,泰藍寶寶的心臟很健康。

程家大人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更加緊張了,寶寶……寶寶在日國發生了什么事,怎么會……怎么會忽然會讓藍藍說像要要死掉的感覺呢?這究竟是雙胞胎之間的感應還是藍藍的身體出了問題呢?

醫生檢查后說藍藍身體很健康,那就是寶寶了,寶寶從小身體孱弱,經過這么多年食補和鍛煉,已經好了很多,也甚少去醫院了,現在寶寶在日國,就算有什么事我們也不知道,寶寶……寶寶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程澤華立刻打電話聯系駐日國的大使館。

陸戌歡感覺有什么不一樣了,這不是感覺,是真的有什么不一樣了。

陸戌歡將手緊緊撰著,看著泰紫對許易航明顯流露出的依賴,如同一只雛鳥,看著許易航的眼里有著可能她自己都沒發覺的信任,今天上午那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么?

不過這樣也好,有個讓小不點愿意這樣依賴的人也不錯啊,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好朋友許易航。

可是,為什么自己心里還是很不舒服呢?

駐日國的大使館大使來到泰紫所住的酒店,找到校長,校長又叫來周驊柱,了解黃太子的事,周驊柱很是詫異,早就太子那孩子的家庭不簡單,沒想到只一個小小的不舒服就引來駐日大使館的人來關注。

其實不光是周驊柱驚訝,就是校長心底也是暗暗猜測著泰紫的身份,不過轉念一想,在這個學校讀書的孩子又有幾個不是有點家世的呢?不是有錢就是有權,就算這兩樣都沒有,其本身也一定是特殊的,加侖學院的每個孩子都是主角都在天之驕子。

周驊柱帶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去泰紫房間看泰紫,可這幾個房間里那里還有人?

這幾個小東西跑那里去了,就連向來穩重自持的吳語桐也和大家一樣不見了。

泰紫他們現在在哪?呵呵,在昨天的蛋糕屋介紹給同學們介紹昨天認識的新朋友呢!

第25章

泰紫一行人來到昨天泰紫來到的蛋糕內,看到淺見竹內和桑原等人已經到了,跑上前去打招呼,向眾人介紹了自己的新朋友,孩子的之間的友誼是很奇妙的,上一刻還只是陌生人,下一刻就已經熟的在一起玩鬧了,連語言都夠不成障礙。

不過另泰紫意外的是吳語桐和我們的小高同志高梓欣都說的一口日語,雖說不是特別流利,但基本的日常溝通是不成問題,朱欣怡兩只眼睛閃著崇拜的光芒:

“哇噻!不愧是班長大人啊,好厲害哦,我都一句聽不懂哎!”

當過一會文盲的泰紫寶寶也是用崇拜的眼神星星閃閃的注視兩人,讓兩人很是受用,高梓欣得意的高昂了脖子,吳語桐微笑著謙虛:”學過一點而已!”

朱欣怡立刻大叫:”這還叫而已啊?班長就是班長,厲害!高梓欣也好厲害哦……”

高梓欣哼一聲:”不過是門簡單的語言么,怎么會難到本小姐!”說完得意的笑。

朱欣怡將頭轉向泰紫:”哈?太子殿下都不會嗎?”然后失望的垮下臉,好像在她心里泰紫是無所不會不能的,而事實上朱欣怡的確是這樣的感覺的,不僅是朱欣怡,連小A班的其它同學也都是這樣以為的。

誰知道朱欣怡話一說出口,泰紫臉就成了便密色,淺見竹內笑著將朱欣怡的翻譯給自己的朋友們聽,一群日國少年又是一陣哈哈大笑,可憐我們平日里最脫線最大條的王瀚則英語是最差的,說的英語都是自己能聽懂別人都聽不懂的新式王瀚則氏英語,滿臉茫然的看著眾人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卻不知道大家在笑什么,臉也是泰紫一樣呈便密色了。

不過我們的施嘉欣小姑娘很熱心也很仗義,毫無同學情誼的將泰紫寶寶糗事翻譯給了王瀚則聽,王瀚則聽完拍著桌子沒形象可言的大笑:”哈哈……太好笑了,真是笑死我了,太子怎么這么笨吶,居然不付錢就拎著東西去蛋糕屋了,哈哈……啊哦,真是笑死我了……”泰紫四周籠罩著黑壓壓的一層冷氣,無奈對這幫子熱血少年毫無威懾力,眾人笑的更歡了。

華晨笑的甚至跳過來壓在泰紫背上,手不停的按壓泰紫寶寶的頭,還拍拍,泰紫郁悶,不會輕點啊,要是被拍傻了就要你負責給我養老。

泰紫將求助的眼光射想許易航,許易航會意,面癱臉上露出冷俊的表情橫掃華晨,華晨訕訕的收回手,大叫:”哎,哎!你們什么時候開始眉來眼去啦!”話一出口,氣壓頓時一低,陸戌歡臉色臭的跟什么似的,狐貍眼內那里是平靜無波,現在波濤洶涌了都。

陸戌歡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么會這么生氣,反正老子現在心情就是不爽。

眾人似乎看到了具現化的小風暴在陸戌歡四周形成一巨大的旋渦,眾人摸摸手臂,臺風要來嗎?

“哈哈……眉來眼去,太子和面癱眉來眼去,哈哈……太好笑了,啊哦,真是笑死我了……”在場唯一一個可以不受這低氣壓影響的估計也就只有王瀚則了。

“哈?眉來眼去?太子殿下和冰山王子嗎?哇噻,好浪漫哦!”眾人默。忘了補充,還有一個能不受影響的,朱欣怡小朋友。

不過朱欣怡,語文老師不是說過讓你少看些亂七八糟的電視嗎?看來你是沒聽進去哦?

“高梓欣,我們說英語王瀚則居然還要人給他翻譯,回去后被周老師知道了……沒什么吧?”泰紫淡淡的看著王瀚則,表情不喜不怒,挑眉道。

王瀚則立馬噤聲,討饒道:”啊哦,不要啦,這種事情就不要讓老周知道了吧?可愛的小太子……”

泰紫笑如百花齊放:”晚上回去后周老師要是問起我們去哪兒了……我們還真不知道怎么說呢……這樣擅自跑出來……”

“沒關系,我去和老周說好了,就說我帶你們出來玩的。”不得不說王瀚則真的是一個識實物的好少年。”啊哦,這下我要被罵死了!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眾人大笑,王瀚則哀號,剛才的低氣壓在王瀚則這樣一鬧之下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泰紫又看看朱欣怡,朱欣怡立刻緊張的躲到吳語桐身后,嗚嗚~~今天太子殿下怎么這么恐怖啊?能不能不要這樣看著我?

泰紫被朱欣怡可憐兮兮的樣子逗的‘撲哧’一樂,單純的朱欣怡立刻知道,危險警報解除。

吃完蛋糕之后,一群青豆般的小小少年少女們帶著歡快的笑聲想游戲城出發,這些少年們一看到可以玩游戲了,一個個就像是流浪兒找到了歸宿般,一個個沖的比誰都快。

泰紫不明白這些死的東西有什么好玩的,打游戲的樂趣自然不是我們的游戲白癡小泰紫能夠體會的了的。

王瀚則神經大條,玩游戲可不大條,泰紫雖看不懂,但從大家的連連尖叫和驚呼聲中還是能感受王瀚則是個中高手的。

泰紫看著一群人來到游戲電玩城之后就像魚兒遇到水似的,連理智如吳語桐都忍不住和大家玩了起來,男孩子們更就不用說了,那里還顧的上泰紫?玩的不知道有多投入呢。

泰紫看看高梓欣,連她都對一個音樂游戲產生了興趣,我也去看看吧,有沒有什么好玩的。

陸戌歡看著泰紫先是將大家玩的游戲都看了看,然后就百無聊賴的去尋找自己要玩的游戲去,一點都沒有在陌生地方的不安,仿佛她不論在什么樣的環境都能很快的調整自己適應環境,淡漠的仿佛沒有什么能讓她留戀,轉身對她來說只是一件如吃飯睡覺這樣簡單的事。

陸戌歡想對了一半,另一半卻不是那樣,泰紫之所以能在陌生的地方,這么怡然自得的尋找自己能玩的游戲,就是因為她知道,只要她一回頭,大家都站在她目光所能及的地方。

泰紫看看這個游戲城內的東西,設施非常齊全,泰紫看到一個和射擊有關的電玩,是個仿真射擊系統游戲,泰紫想到上個暑假被老爺子操了一個暑假的實戰訓練和射擊訓練,幾乎是被揍了兩個月和用子彈狠狠喂了兩個月。

泰紫看過游戲說明之后,泰紫先進入基本射擊訓練場,拿起步槍開始射擊,這是一個虛擬運動的仿真系統,畫面很真實,步槍的手感也十分真實,不過相較于真槍還是輕了些。

泰紫很快便進入狀態,表情也不由的跟著嚴肅起來,大腦自動回到在集訓場上訓練的那兩個月,泰紫緊張的皺起眉,嘴唇緊抿著,眼睛內不再是和同學們在一起的那種單純天真,而是從老爺子那里感受到的戰場上獨有肅殺。

泰紫調好瞄具,感覺好教練好像就在身邊監督的感覺,聚精會神的射擊,泰紫沒帶這個射擊游戲所配置的眼鏡,在集訓時泰紫根本就沒有眼鏡可以帶,泰紫拿的都是真槍訓練。

而現在手中的仿真槍雖然是假的,但輕了很多,反震力也小了許多,泰紫用起來得心應手,射擊成績大大的提高。

陸戌歡震驚的看著那樣表情的泰紫,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表情會出現在泰紫單純快樂的臉上,不,是出現在一個還不到九歲的小孩子身上,那簡直就不是他們這個年齡段該有的表情。

陸戌歡心里直有一股沖動,就是跑上去將泰紫手中槍給打掉,將泰紫帶游樂園,陸戌歡覺得那里才是她真正適合待的地方。

陸戌歡只是看著,沒有上去,泰紫周身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場,讓人有種這不是游戲城而是某個軍事訓練基地的錯覺。

當然,本身是沒那么夸張,但對于沒見過真正的軍事訓練,而且是在一個孩子身上感受如此強大的氣場的時候,眾人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射擊訓練場,這孩子的表情太嚴肅了,嚴肅到仿佛真正的感受軍事訓練的冷酷。

泰紫本身就是聰慧的孩子,這一世學東西就更加快,泰紫學的兩個月的射擊,和同齡人相比,別人不說就泰藍寶寶來說,明顯要快于泰藍寶寶,連老爺子心里都驚訝這孩子真是個名副其實的天才,再加上有好的教練,泰紫自己學習也是十分認真刻苦,故而泰紫寶寶的射擊技術不說多么的好,玩這個游戲還是小意思的。

泰紫很快就進入了3D模擬對戰場,泰紫迂口氣,直到現在泰紫才有種身在游戲電玩城的感覺,剛才神經很緊張啊,都是老爺子給壓的。

這是一個很大型的動感交互電影3D模擬對戰場,這是一個完全模擬的真實自然世界,泰紫調好仿真槍,心跳的厲害,血液都興奮的熱了起來。

泰紫將陀螺角度測試儀迅速調整,腳下快速移動,躲避,射擊,奔跑,換槍,泰紫感受到了刺激。

這不是分組對抗,而是真實的人與人之間的對抗,泰紫覺得非常有意思,戰斗策略,地圖,對手都是真實的,必需要精確縝密的計算和分析,這恰恰是泰紫的強項。

泰紫擦擦額頭上的汗,迂口氣,一屁股做到地上:”呼!好累啊,終于將他們干掉了!”

如果說前面的訓練讓泰紫有回到了訓練場上的感覺,那后面的對戰就是完全在享受游戲的過程。

泰紫覺得渾身舒坦,現在了解了,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歡玩游戲了,暢快淋漓啊。

還沉浸在這種美妙感覺里的泰紫一回頭,愣了:”你……你們什么時候過來的?”

第26章

泰紫看著一群安靜的站在周圍的朋友們,還有很多圍觀的觀眾,泰紫揚揚手,沖大家咧開嘴巴笑,可大家還只是沉默的看著,吳語桐臉色陰沈的走上來,將泰紫從地上拉起,牽著泰紫的手說:”走,我們回家!”說著拉著泰紫出了電玩城。

泰紫不明所以的跟著,將疑惑的眼神投向其它朋友們,誰知大家都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么,連向來沒神經的王瀚則也安靜了,一時間空氣顯得有些靜謐。

朱欣怡覺得太子殿下好厲害哦,居然通關了哎,不過,大家的表情為什么都那么生氣呢?太子殿下做的不好嗎?朱欣怡歪著圓圓的小腦袋疑惑,看大家的表情,算了,還是不要問了。

淺見竹內看著那個被拉著滿臉都是疑惑不解的看著大家的泰紫,想到她在玩射擊對抗游戲時臉上的興奮,身體的靈敏度以及表情和對戰況的分析能力,那根本不是一個小學生所能具備的,更何況是一個小孩子。

那時的她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可愛迷糊的精致小娃娃,淺見竹內說不出當時心里的震撼,那樣的表情那樣的眼神出現在一個孩子的身上,讓人不由的猜測,她究竟是身在怎樣的家庭,有著怎樣的經歷,她學的那都是什么?那有一個平常的孩子會去學那些東西?沒有過長時間的訓練根本做不到那個程度。

所以她的朋友們才會這么憤怒吧,憤怒她的家人都讓她學了什么,讓她接觸了什么,為什么讓一個本該還是淘氣天真的年齡過早的接觸到了那些黑暗的東西。

也不算是黑暗的東西吧?可有著那樣表情的她,如果沒經歷過黑暗又怎么會那樣讓人心疼?

和淺見,桑原他們分開后,吳語桐直接拉著泰紫坐車回到了酒店。

一進酒店吳語桐他們就被訓了一頓,還告知駐日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來詢問泰紫的情況,問泰紫今天有沒有什么不舒服。

吳語桐沉默的看著泰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扯扯嘴角像平時一樣的微笑,卻怎么也笑不出來,只是一把抱住泰紫,緊緊的抱住泰紫,泰紫不明,但還是回抱住吳語桐,以為今晚的游戲讓她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記憶,泰紫知道吳語桐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陸戌歡看著泰紫眼神忽暗忽明。

朱欣怡興奮的大叫:”哈?大使館的人來找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晌午不舒服他們都知道啊?好厲害哦,太子殿下,你身上是不是裝了衛星定位系統啊?”

泰紫也是滿心疑惑,不過泰紫并沒有過多的泄露自己驚訝的情緒,微笑道:”瞎說什么呀,怎么可能!”

泰紫單獨進去和大使館的工作人員見的面,大使館的工作人員驚訝小太子小小年紀說話老道的如同一個大人,他們走了之后,泰紫趕緊給家里打了電話,反復的跟爸爸媽媽保證說自己的身體很好,自己沒事,泰紫一再的保證,一定將自己健康的帶回去,自己真的沒事,哥哥今天也很沉默,拿著電話什么也不說,一直安靜的坐著。

在泰紫說很多今天游玩的事情后,泰藍寶寶才冒出一句:”妹妹不是一個人,妹妹還有我,哥哥一直都在。”

泰紫不知怎么聽到這句話后鼻子一酸,眼淚就無聲的掉了下來,就像被一雙溫柔的手撫摸到最柔軟的地方,心底溫暖的不可思議,泰紫點點道:”恩,我會一直都記得,記得哥哥一直都在。”只要回頭,就會看到哥哥永遠站在身后。

泰紫回到房間之后就被大家給圍住,朱欣怡一臉好奇的問道:”哇噻,太子殿下,你真的是哪個國家的皇太子對不對?大使館的人來找你哎,就因為你今天有點不舒服?你身上有衛星定位對不對?什么樣子?我還沒見過這樣的高科技哎,太子殿下太厲害了!我可以看看嗎?”

泰紫失笑,看著大家哭笑不得道:”我以為你們什么事?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吧,當是拍電視呢!”

“那你家人怎么知道的,又怎么請的動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向來沉默老實的小胖子朱佳俊問道。

“我有個雙胞胎哥哥,桐桐知道的,我說過,我哥哥不知怎么感受到了我身體不舒服,就告訴我爸媽了,爸媽著急,怕我出什么事才托朋友來找我的,哪有你說的那么夸張!”泰紫避重就輕的回答。

“噯?我還以為小太子真的是哪個國家的皇太子呢!”馬徐臉紅紅的不好意思道。

帮别人投注快乐十分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