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上一章:第44章
  •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下一章:第46章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禍同闖……

“沒事,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抱著太子,聞著懷里的馨香,許易航有些沉默,想問什么卻什么也沒說出口。

“易航,有什么事我希望我們能一起分擔,不要一個人扛著!”親親許易航微鎖的眉,輕輕幫他按摩著太陽穴,太子柔聲道。

“寶寶!”緊緊抱著太子,臉埋在太子頸間:”我愛你!”

“易航,你真的不對,到底怎么?”捧起許易航的頭,擔心的看著他。

“沒事,最近有些累了!”

“那就好好休息會兒,好好睡覺!”站到許易航的身后,太子輕輕幫許易航按摩,放松他全身的肌肉。

片刻后,許易航將太子抱在腿上坐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精美的紅絨長盒,修長如玉竹節般手指輕輕打開絨盒,里面靜靜的躺著一條精美的項鏈。

“好漂亮!”太子伸手去撫摸項鏈上的吊墜,一朵精細的水晶雕琢的櫻花,仿佛還帶著露水般的晶瑩。

如在清泉中拘把水,手指拈起項鏈的兩根細鏈,鏈子在空中劃個痕,淺淺的飛上太子的頸脖,親吻著雪白嬌嫩的肌膚,帶著淡淡的冰涼。

“喜歡嗎?”

在許易航額上響啪啪的來個香吻,太子笑彎眼,重重的點頭:”嗯,喜歡!”抱著易航快樂的蹭啊蹭。

“幫把脖子上的個紅繩解下吧!”著手指放在太子頸脖上掛著黃金戒指吊墜的紅繩上。

“不要!”太子脖子扭就將脖子上的手給掙開,抱著許易航的脖子蹭啊蹭:”這個不要摘啦!”

“同時戴兩個?”手微微頓住,似笑非笑的看著太子。

“只要自己開心就好,才不管有多少個,只要是你們送的,哪怕把我掛成圣誕樹也開心!”著話的太子語氣里是藏不住的幸福。

“我們?還有誰?”

“當然是和你一樣愛我又被我愛的人啊!”太子撒嬌道:”唔,易航還沒見過呢,哪找個時間讓易航認識的家人,還有爸爸!”知道易航在為S市市場的事煩心,太子想給許易航一個驚喜,代為引見。

“好!”抱著太子,看著太子頸脖間掛著的紅繩上的吊墜,許易航眼里的失望和痛苦閃而逝,而太子還沉浸在甜蜜的幸福當中。

“易航,猜這趟出去見到誰?”太子興奮的問道,由內而外散發出種命為快樂的光彩來。

“吳語桐?”

“易航好厲害啊!”太子崇拜的看著許易航,在國外遇到的人能讓太子么激動,喜悅之情溢之于表,又是自己認識的,許易航只要稍微想就能想到是被太子念多年的吳語桐,想到吳語桐和寶寶的友情,許易航的臉上暖許多,緊緊的抱著太子。

桐桐怎么樣怎么樣,桐桐怎么樣怎么樣……太子激動的著吳語桐些年的許多事,許易航直抱著太子,安靜的聽著,看著太子臉上的光彩。

“對,易航!”到后來,太子終于靜下來,想到正事:”準備下步開辟國外市場,趁著國外塊現在空缺,繼續壯大規模,日國市場都考察過,和那邊幾個朋友也商量過將和他們合作,英國那邊也有桐桐在照顧著。”事業讓神采飛揚,充滿成就感。

自己在國內也算小有成就,可以為桐桐做什么,至少能在桐桐追求愛情時添些助力,吳媽媽可是讓太子記憶很深刻啊,桐桐和水清煦的愛情必然會遭到吳媽媽的反對吧!

從開始想要為吳語桐做些什么,借用桐桐的理想,現在要還給桐桐,自己的理想……現階段的目標就是壯大拍賣網,開辟國外市場!

與陳哲然合作,在S市也上市公司,擂臺俱樂部也順利在S市站穩腳跟,這塊一直都是由金方葉負責,幼時的朋友現在都成太子的不可缺失的助力與伙伴,朋友,個人想成事,沒有朋友幫忙是不行的。

現在太子可謂是親情、友情、愛情、事業都到了一個高峰期,上帝的寵兒,用句話來形容太子也不為過吧!

事業成功的還有直暗暗守候在太子身邊的陸戌歡……與華晨等一群熱血的年輕人事業也有一定的規模……

第95章

忽然收到許易航要訂婚的消息,太子以為是大家在和自己開玩笑,但她心里十分清楚,她的朋友們是不會和自己開這樣的玩笑的,大家都知道太子對待感情有多認真,可以和太子開任何玩笑,就是不要開感情的,親情、友情、愛情,哪個都不能。

措手不及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反應,在之前除許易航甚少和自己打電話,話也不像原來的黏黏糊糊纏綿不舍的,就像碗面,突然冷卻。

盡情享受充實美好生活的太子并沒有意識到有什么不對,雖然每次掛完電話有些失落,但馬上就被旁的事給占據心神,只當易航忙,他在忙碌的事太子是知道,準備次回去就帶著易航去見爸爸,只是沒想到,在太子心想著給許易航個驚喜的時候,許易航卻提前送給太子個驚嚇。

收到這個消息時,太子人在日國,正在忙著和淺見竹內、桑原翌晨討論開辟日國市場的事。

太子前腳得到消息,擔心太子的陸戌歡后腳就趕來日國,但已經遲了,雖然截住請帖,可太子還是得到消息,整個人都傻在那里:”五哥?怎么也來日國?”太子還是如往常樣笑著的,笑的恍惚。

“太子……”太子的表情讓陸戌歡陣心痛卻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現在所有的語言都是蒼白的,是太子和易航兩個人的事,他……用什么身份去插手?

“五哥,剛剛有人給開個大玩笑,也不好笑!”太子輕輕笑開,故作輕松的,眼睛很干澀,若是在旁人面前太子肯定倔強的要死,昂著頭笑的若無其事,不讓自己負面的情緒泄露出一絲來。

但在陸戌歡面前,太子就是太子,一個完完全全的太子,所有的情緒都可以放在臉上,,連太子自己都沒有發現,也是泰藍寶寶、程爸爸、程媽媽、老爺子等太子的家人當陸戌歡是太子朋友的原因,陸戌歡在太子家跟在自己家樣熟,老爺子早拿他當自己的孫婿,十分喜歡這個有著雙狐貍眼,心思縝密又難得的保持著份澄澈的少年。

“太子,想問的話,就回去問清楚,憋在心里不是你的性格。”陸戌歡知道勇敢的太子其實也會偶爾存在著脆弱的鴕鳥情節,不是時時刻刻都勇往直前的悶頭向前沖的,在遇到無法接受的事情時,也會逃避,告訴自己那不是真的,大家都不知道太子性格里的,是因為除駐扎在太子心底的人,沒人能將傷害到想要成為鴕鳥。

“五哥也知道?那就是真的,不是玩笑?”太子抬頭看著陸戌歡,神情十分茫然,就像個幼兒園小朋友般,眼淚啪嗒啪嗒的就流出來,也不哭,只是很委屈的看著陸戌歡,腦袋里像是打個死結似的,無法思考,又像是鉆進個死胡同,找不到出路般。

“太子,別讓的心蒙蔽起來,去問清楚,聽別人的,永遠都不是最真實的,要自己去找答案。”陸戌歡感覺自己的胸腔里有幾十頭大象在狂奔,同太子樣,在尋找個宣泄的出口,他寧愿暗暗守護著太子看直開開心心的幸福著,也不要流淚,想到請帖上方的名字,陸戌歡捏緊雙手,任何一個傷害太子的人,他都不會客氣的,他此時能做的就只有,暗暗站在太子身后,讓太子去面對件事。

“嗯,問清楚,對,現在就回國!”就像只倉惶中的蒼鷹,陸戌歡什么做什么,的大腦也處在空白狀態,感覺像做夢般,甚至還認為自己仍在做夢狀態,可又清醒的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

“太子,別這樣,深呼吸,對,乖,深呼吸。”如同引導個幼童般,輕輕的拍著太子的背,很聽話的,太子隨著陸戌歡的引導,輕輕呼氣,吸氣,反復幾次之后,太子緩緩道:

“謝謝,五哥!”

“平靜嗎?”

“嗯,沒事,我需要回去弄清楚!”半冷靜狀態的太子無意識的用手撫過劉海,拿過包,簡單的向竹內他們交代下日國的事情,直到坐在許易航對面,太子才從恍惚的狀態中清醒過來,而整個分手的過程也極其簡單,卻在心理上給太子個毀滅性的打擊。

“這是真的嗎?”太子不知道自己怎么著,跟變魔法似的,一下子就到許易航的對面,穿著整齊,精神奕奕,也看不出有啥不對的地方,除那平靜過份的語氣和波瀾不驚的表情。

太子問的極其干脆,如直接而干脆的性格,不用過多的語言,兩人都知道這一句話問的是什么。

而許易航一直是沉默的,手緊緊的捏著咖啡杯,指尖捏的泛白,仿佛再用力,杯子就要被他捏碎般,可此時看似很冷靜的太子腦子里卻是一團亂麻,沒有平時的半點觀察力,現在只想急切的得到個答案。

隨著許易航的沉默,太子只覺身上的力氣被剝離,虛弱到連維持坐著的姿勢都要花費莫大的勇氣,手指連動動的力氣都被抽干般。

“給我一個理由。”不知道從那里借來的力氣,太子開口,需要個理由,即使一個人被判死刑,也要知道究竟是犯什么罪被判的刑。

“許氏需要向東方發展。”許易航平靜的開口,如小時候,音量仍然是不高不低,不起不浮,太子想到小時候剛認識他時,以暗暗的逗他為樂,喜歡看他變臉,將他的聲音拔高的事。

“知道,然后呢?”童年的事讓太子恢復神智。

“對方是S市市長的女兒!”許易航的話剛完,就發現太子臉上的血色忽然褪盡,死了一般的蒼白。

“翔,給我一個理由!”

“對方是省長的女兒!”

對方是省長的女兒……對方是S市市長的女兒……對方是省長的女兒……對方是S市市長的女兒……

腦中的兩個聲音不停的重迭,一直的重迭,已經被太子遺忘記憶忽然從腦海深處被人挖出來,郭宇翔和許易航兩人的面容也跟著重迭起來,像是有人在拉扯攪動,記憶里的圖像陣扭曲,扭曲再扭曲,痛的太子耳邊轟轟作響,什么都聽不見,什么都看不見,腦中的聲音如魔鬼般直重復著:對方是S市市長的女兒,對方是省長的女兒。

就像個逃不開的魔咒,原來自己的一切努力奮斗在瞬間就粉碎成個可笑無比的笑話,太子低低的笑出聲來,仿佛從來沒有聽過么好笑的笑話,笑的全身都抖動,笑的趴到在桌上,笑的眼淚四濺,止都止不住的流,太好笑,太子第一次聽到這么好笑的笑話,自己活的兩輩子他媽的就是個大笑話。

原來不論自己怎么努力,怎么奮斗,都逃不開迠個魔咒啊,就像在一個圈內蹦跶的小丑,越是認真,在圈外看的人就越覺得開心,越覺得好笑,那自己究竟是誰的小丑呢?是上帝的?還是命運的?

命運?去他媽的命運,狗屎的命運!

兩個字終于讓太子止住笑,擦擦眼角被笑出的眼淚,抬起頭來,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就像個站在戰場上的斗士般,滿身銀光鎧甲,認真的看著許易航道:”從七歲到現在,我們認識十年,十多年的感情比不過一個‘市長女兒的身份’,我輸得心服口服。”

說著,太子微笑起來,臉上看不出被拋棄的影子,整個人像是回到十年前那個純真明媚的時代:”你讓我知道愛情有多么不可靠,謝謝你用十年的時間告訴我這樣一個事實。三——哥!”

是太子和許易航確認戀愛關系后,第一次叫他三哥,完后,太子就拎起包,優雅的起身,付錢走人,走幾步之后,太子又折回來,在許易航看著咖啡愣神的時候,一拳朝他的俊臉揍去,一時間,這個僻靜的角落驟然爆發出巨大的聲響,摔倒聲,咖啡潑灑聲,咖啡桌倒地聲,咖啡杯撞擊地面聲,像是安靜的咖啡店里突然響起的搖滾,打破沉悶的寂靜。

許易航的臉當下就腫起來,太子卻看都不再看地上的人一眼,依然優雅綽約,淡定裊娜的離開咖啡廳。

出咖啡店不到五十米,太子站在垃圾桶旁,吐出口殷紅的血來。

接下來的日子,太子就直處在半昏睡狀態,就像是得厭食癥的病人般,吃什么都吐,喝什么都喝不進,即使醒來,神智也是在半清醒狀態,像是把自己關進個黑屋子里,出不來,別人也進不去,身體像是本能的在排斥,生命力用大家能看得見的速度在流失,臉上泛著死般的氣息,只能直靠著滴維持著……

老爺子的頭發幾之間就全白,隨著太子的昏迷不醒而越發的蒼老,寶寶不像是因為戌歡的事變成樣,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自己的孫忽然沉睡不醒,老爺子眼里閃過寒光,如同只憤怒的獅子,吩咐人去調查。

陸戌歡也不解許易航究竟什么話,能將太子打擊成樣,但他知道定是和許易航有關的,他需要將根源找出來。

痛苦的并不是只有太子個人,許易航的痛苦并不比太子少多少,尤其是從陸戌歡那知道太子的狀態之后,拳砸向墻壁,無名指骨折。

被痛苦折磨的他,卻無法去看太子,程家的大門對他緊緊關閉,許氏與程家的聯姻也暫時擱淺。

其間,程泰卿一次也沒有在太子面前出現過。

太子神智清醒是在夜里感受到如鋼鐵般的爸爸掉下眼淚的時候,一滴滴的滴在太子手上,還有哥哥,遍遍的叫著自己的名字。

睜開眼睛的太子的第句話就是:”爸爸,別哭,寶寶想抱抱……”

“寶寶,你醒了!”程澤華摸摸女兒消瘦的臉,輕輕將女兒抱起來,本來太子就是養不胖的體質,幾日的功夫,太子就消瘦的……

“嗯,爸爸,寶寶餓,想要吃東西!”誰都沒提究竟發生什么事,就像小時候樣,太子拽著爸爸的衣角撒嬌,而程家家子女……早已知道發生什么事……

太子話剛說完,程媽媽就端清淡的燕窩粥進來,一直站在門外,粥隨時備著,就怕女兒醒來不能及時的吃到東西,餓著了。

“媽媽……”抱著程媽媽,像只受傷的小狗般,在程媽媽懷里嗚嗚的哭:”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沒照顧好自己,對不起讓大家這么擔心,對不起……

“傻孩子,乖,先把粥喝了!”程媽媽忍著眼淚不掉下來,拍著女兒的背,笑著說。

欺負咱家寶寶的人媽媽個都不會放過。

剛吃幾口,太子就全部吐出來,胃像是在痙攣般。

“媽媽,寶寶還餓……”閉著眼睛休息會兒,嘴角淺淺的露出個笑容,不論身體怎么排斥,太子都堅持將些東西吃下去,不能再讓爸爸媽媽擔心。

吃不下,也要吃。

了解到泰藍太子兩人之間奇特的雙胞胎感應,醫生建議讓泰藍寶寶和太子一起吃飯,每次看哥哥吃的那么香,還逗著太子樂,陸戌歡、陳哲然、劉泊臣、鄭巧等人都是變著法子轉移太子的注意力,房間內放著輕松舒緩的音樂,漸漸的太子吃東西也不再吐,在家人面前精神都是很好的,笑的陽光燦爛。

但大家都知道,只是表面的現象,太子的精神頭直沒有恢復過來,都心病還要心藥醫,心病……

“爺爺,好像失去生活的意義,知道自己鉆進死胡同,卻不知道怎么出來,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勁,原來直引以為傲的,和大家起奮斗過的目標和理想,忽然之間再也找不到那樣的熱情……”

就像看部好看的電視劇,知道它的結局之后就不想看,沒意義,就那么回事而已:”不想話,不想動,什么都不想做,連眨下眼睛都覺得好累……就想睡覺……”

知道不能再這樣了,所以太子對著老爺子尋求幫助,慢慢的說著自己的感受:”爺爺,我失去對生活的熱情……”

說話的太子終將是卸下在家人面前故作開心的樣子,癱軟的靠在沙發里,像團沒有骨的泥……

“爺爺,給我請一個心理醫生吧!”

太子現在活著的動力只有家人和朋友的愛,前世的大多數事情太子都想不起來,只清晰的記著郭宇翔的那句話,對未來失去信心,覺得自己被困住,困在一個圈子里,無論怎樣掙扎都逃不出去,那就別逃了,別掙扎,有什么意義呢,休息吧,就這樣休息吧……何必讓自己那么累呢?似乎一直有人在對著太子樣催眠似的……

太子能對老爺子說出這番話,本身就表示著太子并沒有完全對生活失去希望,還是在努力的將自己從這個沼澤中拉出來,她需要幫助,在尋求幫助……

第96章

經過十幾天的休養,太子終于好起來,為不讓家人和朋友擔心,臉上一直都燦爛的笑著,像是戴上了一個笑著的面具,笑容依舊,卻不再生動。

程家一家子都知道,卻不說破,因為大家都知道,寶寶是為了所有愛她的人才讓自己堅強起來的,但她的心結仍然沒有解開。

段一時間,陸戌歡帶著太子去過很多地方,貧窮落后的農村,各個地方的孤兒院,醫院內垂危的病人……的,幫著太子找回對生命的熱情。

將所有的事物都撒下,不是太子不負責任,而是現在的狀態真的管不了,將俱樂部的事情手交給金方葉,拍賣網的事情全部交由方宇負責,太子靜靜的坐在窗臺上。

“寶寶。”程澤華做在太子身邊,摸摸兒的腦袋。

“爸爸!”太子將腦袋靠在爸爸身上像小狗似的對著程澤華蹭蹭,揚起明亮的笑:”什么事?”

“爸爸想請寶寶幫個忙!”程澤華溫和的對著女兒笑,大手拍拍女兒的頭,太子感受到一股暖意從腦袋處滲入皮膚里,太子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頭上暖暖的溫度。

“能幫上親愛的老爸是的榮幸!”太子調皮的笑道,對程澤華眨眨漂亮的眼睛。

“下周S市東區開發案除國內的投資商,還會有來自別的各個不同的國家的投資商來競標和投資,爸爸需要一個翻譯!”程澤華看著女兒:”寶寶會擅長哪國語言?”

“擅長啊……英法德日……只有四國……可以嗎?”太子有些不確定,各個國家,自己卻只擅長四國的,到時候不會給老爸丟臉吧?

“可以,我女兒是最棒的!”程澤華內心有些自責,自己女兒會四國語言他卻一直不知道,只以為寶寶會法語和英語,自己對女兒也忽視很多。

程澤華作為世界第三大城市的市長,那里會少翻譯,了解女兒的他知道如果是家人有什么事情找她幫忙的話一定會全身心投入,幫著女兒走出現在這種萎靡的狀態。

“這次的活動十分的重要,中央也在關注這件事,各個媒體都會報導!”程澤華拿出一迭資料遞給太子,太子接過認真的看著爸爸,保證道:

“放心吧爸爸,不會給你搞砸的,這些數據我會認真的看過!”

放下看的資料,太子揉揉眼睛,將手交叉做枕頭狀枕在腦后,仰起頭,入眼是湛藍湛藍的空,空中悠閑的漂浮著些白云,那些云彩似在將藍擦拭的更加純凈般,變換著形狀,歡快又調皮,它們可真快樂。

歪過頭,看到不遠處的公園,公園里有很多的孩子在玩耍,他們的媽媽或爺爺奶奶跟在后面,生怕他們脆弱又短小的腿走不穩,會摔跤,他們的爸爸媽媽那樣小心翼翼的護著,卻還是放開雙臂讓他們在草地上跑來跑去,摔倒是免不了的,太子聽不見他們在什么,但從那些家長們的表情和動作中,也能看出來,他們在鼓勵自己的孩子站起來。

“站起來,寶寶!自己爬起來!”太子清晰的記得自己剛會走路時,只走幾步便摔倒,然后媽媽趕緊過來要將自己抱起來,爸爸卻拉住媽媽,對著被醫生診斷為先性弱智的自己么句話,撐著小胳膊小腿,看著爸爸媽媽,然后自己站起來,記得當時媽媽笑得像擁有全世界,爸爸的笑容也是那樣的驕傲,:”寶寶真棒!”

也不管當時的自己能不能聽懂,在爸爸媽媽眼中,自己和所有的孩子一樣,是正常的。

自己終于開口說話時,媽媽激動的哭了,還差點勒的自己喘不過氣來,后來個仆人過來叫住媽媽,媽媽才松開的手。

媽媽也曾帶著自己去那個公園里,遍遍的耐心的指著盛開的櫻花:”寶寶,是櫻花!美麗的櫻花!”

“媽媽,這是什么?”太子仿佛聽到自己年幼時軟糯糯的嗓音。

“蘭花,蝴蝶蘭!”

“媽媽,這是什么?”

“蘭花,蝴蝶蘭!”

“媽媽,這是什么?”太子又指著遠處同樣的植物睜著閃亮的大眼睛問媽媽。

“蘭花,蝴蝶蘭!”

看著下面生機勃勃的綠色植物在風中搖曳。

花壇里是被傭人除去的野草,但草除的并不徹底,它們仍然那樣頑強的活著,即使被人連根拔起,它們仍然不放棄自己的生命,只要有機會,它們將自己的跟慢慢的滲進泥土里,然后安家,活的更加茁壯。

遠遠眺望,院子的角堆滿仙人掌,是種很普遍的仙人掌,隨地都是,會開漂亮艷麗的明黃色的花,會結紅色新甜的果實,果實的外面長滿刺,只要將外面的皮連刺剝去,就可以吃到里面好吃的果實。

小時候太子常和哥哥去摘仙人掌的果實,因為哥哥毛躁,老被刺到,老太太叫人連根給鏟除,堆到那塊墻角處,如今它們已經是繁茂片,在那里安家落戶,落地生根,那樣的摧殘之后不僅沒有死去,反而活的愈加倉盛。

看到樣的景象,太子輕輕的笑,如清晨綻放的鮮花,柔柔的,很純澈。

太子抱著膝,頭靠在木欄上,靜靜的聞著空氣里青草的芳香,轉過頭,看著夏日的空中飛滿蜻蜓。

曾在書上看到過,有種和蜻蜓很像的動物,叫什么名字太子已經想不起來,只知道它描述的是,它們的生命非常的短暫,只有一天的時間,每天的清晨就是它們出生的時刻,而每天的夜晚,則是它們生命消失的時刻,所以他們都會在傍晚的時候,用尾巴點水,將自己生命的延續放在水中,等待著它們明日的出生,和自己生命的消亡。

只有一天的生命,可它們卻么勇敢的活著,它們將希望都撒在水里,它們那么忙碌,甚至沒見過彩虹,也沒有離開過那片們出生的池塘。

真是群勇敢的小東西,太子又笑起來,眉眼彎彎的,帶著些溫柔的亮光。

“寶寶!”身后傳來泰藍寶寶的聲音,泰藍現在已經十八歲,是個英俊陽光的少年。

“哥哥!”太子回過頭,臉上還掛著未消失的溫暖的笑容。

傍晚的紅霞,像是給哥哥披上身金甲,是個英俊的圣斗士;

太子滿心歡喜,放下木欄上的腳,對著哥哥張開雙臂,甜糯糯的撒嬌:”哥哥,抱抱……”說著身體前傾,也不管會不會掉下來,她是那樣相信哥哥,哥哥一定會接住自己。

倒在哥哥懷抱里的太子咯咯笑起來,是這樣的任性,被家人樣樣寵著,這樣的感覺將太子的心重新占滿,像個調皮的小溪流,歡快的流進太子的心田,在太子不知不覺中,將心底的空洞和縫隙給填滿。

“寶寶,我們出去玩吧,叔叔回來,妳不在的時候我可是沒少給他修理,現在我們聯起手來去揍他一頓。”泰藍將妹妹抱起來,放到木欄邊的紅木搖椅里,將太子腳上的灰拍拍,責怪道:

“怎么不穿鞋子,會感冒的!”

太子可不管,將白嫩的腳丫子揣啊揣,揣到哥哥懷里去,在哥哥衣服上蹭蹭,看著哥哥衣服上的灰,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揚著腦袋咯咯的笑起來。

“好啊,叔叔也把訓我的夠慘,我們起去打的他滿地找牙!”太子皺皺鼻子,揮著拳頭囂張道,說著激動的要跳起來。

“先把鞋子穿上!”泰藍按住妹妹的腳,將甩在旁的木欄上白色襪子給拿過來幫妹妹穿上,而太子則從頭到尾安靜的看著哥哥幫自己穿襪子穿鞋子。

“哥哥,以后要是給我找個腳臭的嫂子回來,那完了,哥哥要被臭死!”太子的腳就像個柔軟好動的鴿子,不停的撲騰。

泰藍瞪妹妹一眼,太子咯咯直笑:

帮别人投注快乐十分有危险吗